2老板娘光天化日遇劫 加雅街治安亮红灯


2老板娘光天化日遇劫  加雅街治安亮红灯
示意图

加雅街治安不靖,两个月内两位华裔老板娘在光天化日下,分别被匪徒行劫,其中一位还被小刀割伤和殴打,警方受促加强加雅街的治安,并恢复设立街头警亭。

受害者分别为加雅街开美发店和茶餐室的老板娘。匪徒似乎专挑女性下手,美发店老板娘不但蒙受财物损失,还被拳头相向,头部、脸部及手部红肿;而茶餐室老板娘只被抢走身上的皮包,没有受伤。

两人今午向本报记者叙述其被行劫的遭遇时,仍心有余悸,促请警方要立即加强加雅街治安之余,也提醒公众出入要随时提高警愓。

「高矮匪」假理发真打劫

设在加雅街二楼的美发店老板娘丽丽向本报记者指出,她于9月9日当天早上九时,如往常般开店做生意。为了安全,店里的玻璃门都上锁,当时店里还有一位女助理。突然两名貌似巴夭籍的男子,一高一矮,身材瘦削,来敲打玻璃门。她出去应门,对方问理发要多少钱,她说要收15令吉,两人犹豫不决,站在店门口不走,考虑一阵子后决定要理发,于是她开门让他俩进店。

她说,进入店后,矮匪坐下来理发,而高匪则在一旁闲坐。丽丽开始着手理发时,其女助理表示,要下楼为手机充值。丽丽担心安全问题,要求她暂时不要离开,但对方说只是一下子就回来,接着就离开了。

理发到半途的矮子此时见店里只有老板娘一人,突然站起身来,抽走身上的围巾,扔在地上,并从身上的包包抽出一把六寸长的小刀,出力把刀子顶在老板娘颈部,把她的颈部刺伤流血,之后把她颈上戴着的一条白金钻石链拉下放入包包里。

拳头击打头部

另一个高者搜索丽丽的裤袋,问她是否有手机,丽丽说没有,并伺机要夺门而逃。没想到玻璃门上了锁,对方见她要逃,就一把将她拉回来,并顺手抓了一件其女助理的外套,紧紧勒着她的颈部,令她几乎要窒息,之后用该衣服蒙着她的头,拳头如雨般击在她的头部和脸部,她忍着疼痛哀求对方不要再打,表示愿意和他们配合,对方才停手。

当丽丽打开蒙着她头部的衣服时,只见两名匪徒在搜索店里的抽屉,已经上锁的抽屉则用剪刀硬硬撬开,搜走了现金2500令吉和手机,老板娘的包包和私人证件等都一拼被劫走。

扔回锁匙

两名匪徒案干后要离开时,发现上锁的玻璃门无法打开,他们拿着一大串锁匙,要老板娘说出是哪一把,老板娘表示她可以替他们开门,但对方不许她起身,要她继续坐在沙发上不能动,两人逐一尝试,最后成功把门打开。他俩迅速下楼,惊魂未定的老板娘追下楼高喊捉贼,并要求对方把那串锁匙还给她。其中一匪见她追来,而且附近还有其他公众,为免引起注意,把手上的一串锁匙扔回给她就逃走了。

丽丽表示,这两匪年龄约30岁左右,干案时身穿长袖T 恤和牛仔裤,其中高者始终戴着墨镜,进店时手上还拿着骑士头盔,看来是有备而来。两人在店里逗留的时间为30分钟左右。

她事后向警方报案,警方派员到店里搜证,并从闭路电视发现,该时段有两名戴着鸭舌帽的男子进入楼梯间。

佯称要热水 2匪突发难

另一位受害者是加雅街茶餐室老板娘,案发时间是在10月20日早上六时。

该张姓老板娘表示,案发当天早上下着倾盆大雨,她和一女性亲友如平日般,于早上六时到店,在车上等雨停后,准备从后门进入店开业。

当她在开门锁时,其女性亲友在车上拿东西,两名外籍男子向她走来,其中一名站在较远处,一名则趋前走近她身边,问她是否有热水。她完全不疑有他,表示还没有开工怎幺会有热水,就在刹那间,该男子突然一把抢走了她手上抱着的包包,她完全来不及抵挡,眼巴巴看着两人身影往里卡士湾的方向消失,之后前往警局报案。

开业接近廿年首次遇劫

张姓老板娘表示,她在加雅街开业接近廿年,首次被人抢劫,平时六时工人都已经来上班,街上也比较热闹,惟当天因为下雨之故,而且是星期六,街头比较冷清,匪徒才有机可乘。

她说,当天她的包包里准备了要清还各种货物的钱,所以可谓损失惨重。

两位老板娘表示,她们分享本身遇劫的经历,是要公众提高警愓,并呼吁警方要加强加雅街的治安,早晚增加巡逻,恢复以往在街头设立警亭的措施,以保护公众的安全,特别是加雅街如今有很多游客出入,绝不可掉以轻心。